傾訴人:敏敏

女 29歲 營業員

傾訴時間:5月31日

傾訴地點:白龍崗公園

  6年前,我們以為在這個城市安傢很簡單

我和阿健是2003年4月經人介紹相識的,當時,我已23歲,他已25歲。在我們老傢,這個年齡的男女大多都有小孩瞭,所以剛確定戀愛關系不久,雙方傢長就催著我們趕緊結婚。

可偏偏阿健的心氣高得很,他說不甘心一輩子窩在農村裡,更不能讓我跟著他在農村受苦,所以他要帶我一起外出打工,等經濟條件好瞭再談結婚之事。而我對城市的生活早就十分向往,聽他這麼一說,所有雄心壯志都被激瞭出來,一心也想奮鬥出個人樣來。於是,我和他達成瞭共識:一定要在城裡買房、安傢。



這個念頭待我倆到瞭宜昌後變得越發強烈。我和阿健是2003年6月來宜昌的,當月就都找到瞭工作。我憑著姣好的外形條件應聘到一傢大商場做營業員;勤快、踏實、又會開挖機的阿健則跟著一個工頭在工地上做事,雖然累,但工資還不錯。興許是開始時一切都太順利,我們把未來的路想得格外簡單,還以為在這個城市買房、安傢並不是太難的事,阿健也多次雄心勃勃地勾畫著我們的未來,說一定要在宜昌舉辦隆重的婚禮,迎娶我。

滿懷著憧憬,幸福地等待,並為之一起努力。我堅信:這一天不會太遠。

6年後,我年齡漸大夢想卻依然是空

隻能說我們把一切憧憬得太美好瞭,當我和阿健信誓旦旦地許下諾言時,做夢也未曾想到其實這看似隻有一步之遙的幸福竟離得那麼遠。如今,整整6年過去,當初的夢想卻依然是空。



這其中有很多原因。首先就是我倆之後的發展並沒有開始時那麼順利。2004年春節後不久,阿健一直跟隨的那個工頭轉行幹別的去瞭,沒瞭熟人的推薦,他接活比較困難,最差勁時一個月隻開工四五天。那段時間,我倆掙的錢僅夠維持日常生活。當年6月,我又生病住院,出院之後又在傢休養瞭兩個多月,這麼一折騰,把之前的一點積蓄也花得差不多瞭。等於說,我和阿健在宜昌辛苦瞭一年多卻依然是一無所有,一切又歸零瞭。

到瞭2007年8月,我們好不容易又攢瞭點錢,阿健說想買臺挖機,以後自己給自己當老板,掙錢更快。於是,我們花光瞭身上所有的錢,還貸款十幾萬,買瞭臺機器。誰料這臺挖機盡給我們找麻煩,三天兩頭出問題,錢沒掙著什麼,維修費卻花瞭不少。勉強維持瞭半年,我們實在覺得難以支撐,隻好低價把它處理瞭。隻是如此一來,我和阿健的資產竟成瞭負數,直到現在,還欠著一些外債沒有還清。

與我們的負資產成鮮明對比的是宜昌的房價節節攀升,這也是我和阿健買房結婚夢想落空的另一個原因。記得剛到宜昌那會兒,我倆還經常看看新樓盤、打聽打聽二手房,可隨著房價的一再增長,連看的興趣都漸漸失去瞭,因為知道看也是白看。



除此之外,還有一點讓我耿耿於懷,我認定這也是讓夢想成空的一個原因。到宜昌後,阿健變得不如以前淳樸,買衣服要進大商場、抽煙要抽好牌子,還時不時邀請一大幫朋友到酒吧、KTV裡瀟灑走一回。最讓人難以容忍的是,他學會瞭賭博,且打得很大,我替他粗略地算過,這幾年,他少說也輸瞭兩三萬。對無房、無傢、還欠著債的我們來說,這筆錢可不是一個小數目,每當想起這些,我都覺得很氣憤很心疼。

也曾問過自己,既然一次又一次失敗,甚至已經失敗到看不見未來的希望,我為何還能堅持6年?畢竟對一個女人而言,6年實在有些漫長。

仔細回憶,這期間我也曾冒出過放棄的念頭。記得2005年春節,我們是在宜昌過的,因為手裡沒錢,所以沒臉回老傢。那期間,我心裡很煩躁,覺得阿健沒本事,覺得自己跟瞭他太吃虧,一度鬧著要分手。可敵不過他含淚的哀求,我一下子又心軟瞭。說到底,還是舍不得這段感情。



然後就是賣掉挖機欠瞭一大筆外債後,我簡直覺得天都黑瞭,看不到希望在何方。本來那次是鐵瞭心要離開阿健的,但他卻做瞭一件事情把我徹底感動:當我提瞭分手後,他東拼西湊借瞭5萬元錢拿給我,說虧掉的錢裡也有我的份,他必須歸還,不夠的部分,還給我寫瞭張借條。一個男人到瞭窮途末路的地步,還想著不能讓他的女人吃虧,足以可見他的真心和坦誠。一感動,我又變瞭主意,留在瞭阿健身邊。另外,其餘時間我倆也發生過不少小吵小鬧,但每次都是我妥協。

就這樣,我陪著阿健熬瞭6年,熬到自己都成瞭老姑娘,結婚的事情卻依然無望。

  事到如今繼續太難,離開又不甘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對結婚之事早就已經沒有高要求瞭,我不止一次和阿健商量:“不如我們就租房結婚算瞭,買房的事情以後再慢慢來。”可他竟拒絕瞭,理由是在租來的房裡結婚會讓他在朋友面前丟瞭面子。“那你又買不起房,難道打算一輩子把我這麼晾著嗎?”見我生氣,他總是說:“快瞭,快瞭,隻要我找到合適的項目,來錢很快的。”不是不相信他的話,隻是不知道哪一天機會才會降臨到他頭上,而我哪裡還有青春經得起等待?



租房結婚怕丟瞭面子,買房結婚又沒這個本事,偏偏我又舍不得阿健,隻好這麼不甘不願地拖著。到最後,人都有些麻木瞭,當朋友們問我:“你倆到底什麼時候辦婚禮啊?”我竟回答:“婚禮不就一個形式嗎?我們現在和結婚又有什麼區別?”可話是這麼講,內心的悲哀和無助也隻有自己瞭解。

就這樣到瞭2009年5月2日,我在宜昌最要好的一個女友嫁人瞭。那天,我做她的伴娘,陪著她經歷瞭幸福而浪漫的一天。看著她笑得那麼開心,我都有些嫉妒瞭,恨不能那天穿婚紗的人是我。而女友也仿佛看穿瞭我的心思,待賓客都散去後,語重心長地對我說:“敏敏,如果阿健還是買不起房子,不肯與你結婚,你趕緊和他分手吧。女人就這麼幾年好時光,你還拖得瞭多久?越往後越對你不利啊。”一席話讓我猶豫起來,是的,我真該為自己的將來好好著想瞭。

第二天,我就對阿健提出結婚的事。“我願意就在租住房裡辦婚禮,隻要有個窩就行。請你為我想想,我都快30歲瞭,盡早結婚盡早要小孩,否則以後想生都難瞭。”話都說到瞭這個份上,可他還在遲疑,最後給我的答案是讓我再等他一年,說一年以後若還是沒有轉機,就按我說的辦。



我真有些欲哭無淚瞭。按理說,6年都等瞭,還在乎這一年嗎?可關鍵是這一年是未知的,我害怕空耗一年後依然是這個結局。想到這裡,我簡直覺得一天都等不下去。也許是到瞭這個年齡,我的心態已變得很焦躁,斬釘截鐵地對阿健下瞭最後通牒:“要麼盡快與我結婚,要麼就分手。”隻是到目前為止,他還沒有給我確定的答復。

而實際上,我的內心也充滿瞭矛盾。很想按好友說的那樣幹脆分手算瞭,趕緊再找一個,給自己一個全新的開始。可一想到與阿健6年的感情,還有我這6年的付出,又覺得特別不甘心。那麼就按他所說的,再等一年好瞭,但偏偏我已經沒瞭這個耐心。又或者,我害怕的不是等待,而是擔心一年之後的結局會讓人失望。

最近,我常常在嘆息:結婚並不是一件難事,我怎麼連這個夢想都沒法實現。眼看就要邁入30的門檻,卻依然飄忽著,那種不安全、不安定的感覺誰能體會?是該怨阿健?還是怪自己?似乎已無需爭論這個問題,惟一不爭的事實是:我已被這段感情拖成瞭老姑娘,陷入瞭一個無比尷尬、為難的境地。

MEMEBOX HAENA 性感喵喵雙頭眉睫膏(睫毛膏6.5g/染眉膏5.5g)3CE 24小時AQUA保濕滋養噴霧(迷你款) 30mLToo Cool For School 粉紅女孩果凍保濕飾底乳(40ml)
E-glips 超模裸肌保濕遮瑕液Too Cool For School 4D立體感BB零瑕疵粉餅Mdmmd. 柔光親膚蜜粉餅 7.5g
日本 KISS ME 奇士美 Heavy Rotation 濃黑眼線筆 速乾型 0.4mLARITAUM Full Cover 遮瑕棒(附刷) 2gToo Cool For School 雙效隱形毛孔亮白妝前乳+遮瑕膏 50mL&1.5g
創作者介紹

冷月秋水寒饰燎背

scorida5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