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斌原來是爸爸的同事,因為懷才不遇離開瞭那個縣城的文化館,考取瞭省城的公務員。他比我大6歲。奶奶說,屬猴的女人千萬別找屬虎的男人,不然會被欺負一輩子。我徹底忘瞭這句話,在薑斌第一次吻我的時候。

他很聰明,尤其是文筆不錯,特別喜歡魯迅的文章,寫作的風格也有一點點像,用他的話說“隻聲討黑暗,絕不歌唱光明”。父母知道瞭我們倆在談戀愛,來瞭幾次信勸說我。找愛人不能光憑感覺,一定要看好這個人,心胸是不是寬廣,性格是不是健康。

但是剛剛在失敗的戀愛中被打擊得暈頭轉向的我,仿佛抓住救命稻草一般認定瞭這個大哥哥一樣的男人。況且,心裡還有個聲音告訴我,一個失去瞭貞操的女孩,還要找什麼樣的人呢?

一個暖風習習的夜晚,在薑斌的宿舍裡,他抱著我。能清楚地感覺到一個成熟男人的力量,要噴發的那種力量。他瘋狂地吻我,說:“曉陽,你註定是我的,我太喜歡你瞭……”我的血也在上湧,手腳幾乎沒瞭知覺,同時淚流滿面。

我不忍心欺騙薑斌,做出瞭一個幾乎毀瞭一生的決定。我把失身的事告訴瞭他。

他聽瞭那幾句話,仿佛被電擊瞭一樣,慢慢坐起來,點瞭一支煙。那天晚上其餘的時間,我的感覺隻有一個字:冷。

過瞭兩天,薑斌來找我。不想再見他。他就一直在樓下等,每隔兩分鐘求一個路過的女同學捎話(你知道那時大學女生宿舍是不允許男人進的)。在第16次敲門聲響起的時候,我終於忍不住瞭。走下樓,他見我出來,走過來一把抱住我。

“曉陽,我不能沒有你。你沒騙我,這就好。我要你今後也永遠不能騙我!”

大學畢業後,我到瞭一所職業學校工作,不久就和薑斌結瞭婚

結婚的那天,薑斌喝瞭很多酒。客人都走瞭,薑斌也醉倒瞭。他躺在床上,竟嗚嗚地哭瞭起來。我過去擁住他,以為他哪裡不舒服。他卻在喃喃地說:“誰他媽知道我苦哇,我相中的女人偏偏不是我的……”我無語,我以為他早已放下瞭那件事,這時才知道我有多天真。也許,他一輩子都放不下瞭。我第一次覺得我們這個婚姻籠罩著難以擺脫的陰影。

實際上薑斌沒有我想像的那麼強大。偏執的個性使他很難在人際關系復雜的機關混得好,他總是憤世嫉俗,總是懷才不遇。有段時間,每天下班回到傢裡,就能見到他陰鬱的臉,聽他說一些“某某又整他瞭”或自己文采四射的文章被退回來之類的話。“曉陽,你是這個世界上惟一屬於我的人,你不會也背叛我吧?”一天他突然盯著我問瞭這麼一句。

他的眼神像鉆一樣,讓人感到不舒服。“薑斌,為什麼你對誰都不信任呢?為什麼我感覺不到有人在整我?從自己的身上找找原因好嗎?”

話一出口我就知道說壞瞭,薑斌突然大吼瞭起來:“你沒資格說這話,為瞭你,我受夠瞭!”

巨大的羞辱讓我發狂,“薑斌,你太無理瞭。如果你受不瞭,當初為什麼要娶我?”我站起身要往外沖,隻想遠遠地躲開這些傷人的話、這個傷人的人。

也許是因為心裡有陰影在作怪,我們的性生活一開始就怪怪的。薑斌每一次直來直去,好像我不是他的妻子,而是他的敵人,或者是一件供他解恨的東西。一天晚上,他在外面喝瞭酒,一回來拉過我就剝我的睡衣。我使勁掙脫瞭他的懷抱。他噴著滿嘴的酒氣再次靠過來,一下把我推倒在床上:“曉陽,你是我媳婦,你知不知道?”

望著身邊這個醜陋的男人,我第一次委屈得哭出聲來。

他的另一面讓我疑惑

我發現自己懷孕瞭。因為本來想好好幹一陣工作再要孩子,這次意外懷孕讓我有點不知所措。薑斌知道後竟然興奮得跳瞭起來,陰鬱的臉上露出瞭好久不見的笑容。那天他特意買來排骨,難得地下瞭次廚房,煮瞭一大鍋湯。我想,也許孩子的到來能給我們的小傢帶來快樂,能讓我們的婚姻更溫暖些吧,下定瞭生下這個小孩的決心。

最初的幾個月是平靜的,要做父親的念頭使薑斌整個人平和瞭許多,對我也關心得多瞭。那些日子我也覺得自己真是個幸福的女人。不久以後發生的一件事徹底打破瞭我的夢幻。在我臨產前的兩個月,薑斌的應酬突然多瞭起來。問他去瞭哪裡,他說單位有事加班,但他的眼神閃閃爍爍。果然,那天他又次晚歸,夾克衫上印著清晰的口紅印。

“曉陽,聽我解釋,一幫文友相聚,我隻是在逢場作戲而已。不管到什麼時候,隻有你才是我的,有時候一起到自己的老婆曾經不是我的,就想報復,但我不會對不住你的。”我該怎麼辦呢?

我第一次想到瞭離婚。女友說:“你老公那點事其實也不算什麼。如果你沒嫁人,我早就勸你離開他瞭,但現在你挺著個大肚子,我再那樣說話就有點不負責任。另外曉陽,你也得學點馭夫之術,知不知道,好男人是管出來的,可不是慣出來的。”

他要給愛上把鎖

女兒的降生,給我倆添瞭忙碌,添瞭壓力,當然也添瞭快樂。轉眼三個月的產假過去瞭,薑斌對我說。“曉陽,要不你幹脆別上班瞭,先在傢帶兩年孩子吧。”對一個職業女性來說,沒有工作怎麼行呢?

想來想去,我沒有聽薑斌的話。過瞭幾天,我到傢政公司請瞭一個小保姆。在女兒一周歲的時候,我迎來瞭自己生活中的一個重大轉折。因為業務突出,我被選送到教委,幫忙籌備一個教改項目。也許是女兒的緣故,也許是閱歷增加的緣故,這時的我,蛻去瞭女大學生那層青澀的皮,整個人變得成熟、豐滿、有主意多瞭。我在新的單位很快也受到瞭領導和同事的肯定,有時晚上單位有應酬,領導常常點名讓我參加。

一天晚上,正在傢裡給女兒洗澡,忽然接到一個電話,單位要接待總部來的幾位客人。“徐曉陽,你都快成‘三陪小姐’瞭,還覺得挺光榮是不是?”在我收拾好要出門時,薑斌突然扔過來這麼硬梆梆的一句話。我在他的叨嘮中沖出瞭傢門,那種好好工作、向上的熱情一下子被潑瞭冷水,心裡難過得要命。

在之後的日子裡,薑斌心底那股說不出名堂的邪火壓不住地往外湧。他開始天天檢查我的皮包,檢查我的電話本,甚至檢查我的錢包。每次傢裡來電話都是他搶著去接,是女的交給我,是男的就刨根問底地審一番。不久,機關裡的男同胞都知道我老公是個醋壇子,為瞭不找麻煩,大傢都對我疏遠瞭。我覺得自己在職場上丟盡瞭面子。

不知道從哪次開始的,當他再有要求時,我發現自己就有要嘔吐的感覺,不僅沒有快感,甚至難受得不行。終於我再也忍不瞭,“求你瞭,薑斌,我難受,放瞭我吧。”我閉著眼睛苦苦哀求。

ETUDE HOUSE 指彩隔離護甲膜(撕除式) 8mLMEMEBOX HOYEON 搖滾女孩顯色指甲油 10mlETUDE HOUSE 面面俱到~Etti愛漂釀隨身鏡
Too Cool For School 柔滑雞蛋泡沫潔顏慕斯 150mLCoringco~黑色斜角粉底刷 (1入)ETUDE HOUSE OH MY GOD 清爽蓬鬆乾洗髮 50mL
banila co.V-V緊緻拉提眼霜 20ml日本 COSMOS A27粉餅專用粉撲 2入banila co.鑽石水感亮白晚安凍膜 100ml
創作者介紹

冷月秋水寒饰燎背

scorida5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