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社會 遇色狼領導

去年,我研究生畢業後,去瞭事業單位的機關工作。現在工作不好找,我能找到這樣的工作非常不容易,所以很珍惜,對工作認真負責。可上瞭班才知道,與領導的關系太難相處瞭,根本不是我想像的那麼單純。

讓我頭疼的不是工作,而是幾位領導的曖昧騷擾。從我第一天上班,主管領導看著我時,眼睛裡放射著光芒。我並沒有多想,因為大傢都說我長得漂亮,是個清純的女孩子,從高中時就有男生追我,所以對男人火辣辣的目光我早已習慣。上班時,主管領導對我很關照,安排工作也不多,讓我有時間多熟悉一下業務,不懂的地方可以問他。

一次我下班時,主管領導的車停在我的身邊,問:“曉雯去哪裡啊?”我說回傢,他又問住在哪裡?我回答後,他說:“正好順路,上車吧,我捎你一段。”於是我上車瞭,上車後他跟我閑聊瞭幾句,問:“剛上班,適應單位的環境嗎?”我說適應,他又問:“工作熟悉的怎麼樣瞭?”“在領導的指導和關心下,我已經掌握瞭。”他笑瞭起來:“曉雯還很會說話啊!好好幹,我還要給你壓擔子呢?”我們這樣聊天瞭一會,他又開玩笑似的問:“曉雯啊,我送你回傢,你不謝謝我嗎?”我說:“謝謝。”“那你準備怎麼謝我呢?”我無語。看我沉默,他把手放在我的手上,我本能的抽瞭出來。他面無表情的說:“我的手有電嗎?你離我那麼遠?”我不知道怎麼回答他,也不知道怎麼應對這樣的事情,我想以後不能坐他的車瞭。

但是,我可以不坐他的車,卻不能不工作,工作中難免要跟領導接觸,沒有人的時候,他會說一些曖昧和挑逗的話,我不敢反駁他,畢竟他是領導,弄不好要給我穿“小鞋”的。一次領導交待完工作,看著沒人,拍瞭一下我的屁股,我躲開瞭,他有些不高興,說:“也許我的要求有些過分,可是你要想好瞭。”我雖然不知道他什麼意思,但我聽出他在威脅我。



第一次被領導強吻

我是不敢得罪他的。一次,他給我安排瞭很多工作,我沒做完,他要求我加班。那天加班到很晚我才完成,快完成時,我接到他的電話,問我怎麼樣瞭,我說完成瞭。他說辛苦瞭,我請你吃飯吧,我沒有去。幾天後,他又安排給我一大堆工作,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有意這樣做的。一天,他說要跟我談工作,請我去咖啡廳。我本想拒絕,但又害怕他報復我,就去瞭。來到單間,他一改往日的嚴肅,給我談瞭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說下一步要重新分工和調整,問我有什麼想法嗎。我當然不會說什麼,隻能說聽從領導安排。聊瞭一會兒,他坐到我的身邊,我想躲卻沒有躲開,他抱住我,壓在沙發上親吻著。雖然沒有發生實質性接觸,但他已經侵害我瞭,我有種被侮辱的感覺。

第二天上班時,我看到他很不自然,而他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一樣。他又喊我去他的辦公室。

我去他辦公室時,他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示意我把辦公室的門關好,然後小聲問我:“寶貝昨夜睡的好嗎?”“不好”我不情願的回答他。“我也睡的不好,哥想你瞭,來親一個。”說著,他想拉我的手,我迅速的閃開瞭。



  “一把手”讓我喊他哥哥

讓我頭疼的不僅是這位領導,還有“一把手”。那次我去給他送文件,他讓我等一會,說馬上簽閱,我在旁邊等著,他邊看邊問我忙什麼呢?我回答在整理文件,他又問我願意做這份工作嗎,我說願意。我們說瞭一會兒工作,又聊瞭一些傢常,感覺距離好象近瞭許多,“一把手”說:“以後不許叫我職務瞭,叫我哥哥吧。”我沒料到他會說出這樣的話,一時不知怎麼回答,但我沒有叫他哥哥。我想,領導就是領導,一定要有界線,如果我真的叫他哥哥瞭,他會有進一步的要求,我會更加被動。

“一把手”我更是不敢得罪,因為他掌握著生殺大權,我隻能跟他保持距離。還好,他不會經常這樣,但有時辦公室沒人,他會說些試探性的話。

一次,我送文件時,前邊的處長剛剛離開,“一把手”問:“曉雯最近在忙什麼,怎麼幾天都沒有看見你?”

我心裡有些竊喜,畢竟“一把手”工作很忙,他還知道這幾天沒看見我,這說明他是註意我的,想到這我回答說:“還是做那些日常的工作,如果工作上沒有事情,我怎麼能輕易打擾和麻煩領導呢?”

“那也不一定,如果生活上需要我做什麼,也可以說嘛。”他說。

“謝謝領導關心”我回答。

“我還什麼都沒做,你就謝我啊!是不是有事情需要我幫忙?”

“沒有,領導這樣說我已經很感動瞭,你那麼忙,還能關心一個普通的下屬,就憑這一點我也是要說聲謝謝的。”我解釋著。

“你很會說話啊,有男朋友瞭嗎?”

“沒有”

“你長得這麼漂亮,身邊一定有很多人追求你吧。”

哦,我剛工作不長時間,還不想找男朋友,想先做好工作,個人問題以後再說。”

“嗯,對啊,趁著年輕好好幹,以後會有很多機會的。”說著,他把文件遞給我,我急忙接過來,可他順勢握住我的手,我遲疑著要不要抽開,如果生硬的抽開,是不是太不給他面子瞭。他看瞭我一眼,說皮膚可真好,然後親瞭一下。我有些尷尬的說:“如果沒事我就走瞭。”他笑瞇瞇的說:“我不想讓你走。”

“我還有個文件沒處理完”,我邊說邊逃跑似的走出他的辦公室。



  我被領導灌醉瞭

偶爾,我也會接到他的電話,讓我給他送個文件什麼的,隻要他辦公室沒人,他都會說幾句曖昧的話,或做幾個曖昧的動作。那次,上級單位來檢查工作,晚餐時領導找瞭幾位氣質比較好的女同志一起招待檢查組。吃飯的中間,我在洗手間看到“一把手”,他問我飯後去哪裡,我說回傢。應酬結束後,司機分頭把檢查組成員送走,我搭“一把手”的車回傢,我和他坐在後坐上,他跟我挨的很近,黑暗中,他的手握住瞭我的手,還在我腿上撫摸瞭幾下,我不敢出聲和反抗,因為司機在開車,我擔心傳出去不好,隻好忍瞭。

這還不說,還有一位分管領導也讓我應付不瞭。有時,我會收到他的短信,不是請我吃飯,就是發個關心的短信。飯我可以婉言拒絕,但辦公室不能不去。一次,他打電話讓我去他辦公室去一趟,我去瞭,他給我安排瞭一個無關緊要的工作,等他交待完我轉身想走,他問我有急事嗎。我說沒有,他跟我聊瞭一會,問我以後有什麼打算,我說聽從領導安排,他笑瞭,說:“好啊,隻要聽話,提拔是早晚的事情。再說,你這麼漂亮,這麼讓人心動,隻要聰明一點,提拔的事情好說。”我知道他話裡有話,所以不敢再談下去瞭,說瞭聲謝謝,轉身離開瞭。

不久,他以工作為由,找我去他辦公室,我沒辦法不去。他坐在寬大的老板桌前,問交待給我的工作完成瞭嗎?我如實匯報後,他說:“我昨晚做夢瞭,夢見我倆出差,辦完公事我帶你去瞭海南,在海邊我們一起遊泳……”說著說著,他過來抱住我,我掙紮著,他在我身體上亂摸瞭幾下,放開瞭,說:“曉雯的身體真柔軟,感覺太好瞭。你的男朋友很有福所啊!”“我還沒有男朋友,如果領導沒事,我就走瞭。”“還有件事情,今晚我們要宴請關系單位,你一塊去吧。”他說到。

晚上,在酒桌上,分管領導指揮若定,讓我敬瞭很多酒,大傢喝的都很高興,而我不勝酒力,喝的非常難受。看著我在衛生間嘔吐,他關心的問:“沒事吧,喝點水,不行讓司機先送你回傢。”我說不用瞭,休息一會就好瞭。飯畢,他讓司機送關系單位的領導,他親自開車送我回傢,路上他問我要不要去茶館坐坐醒醒酒,我說不用瞭。他開著車,我暈暈的半躺在後坐上,一會感覺車停瞭下來,車門被拉開,他坐到瞭我的身邊,抱住我問,寶貝沒事吧,我睜開眼睛,看見車窗外一片漆黑。他開始吻我,我掙紮著,我越掙紮他親吻的越瘋狂,他的手伸進我的衣服裡胡亂摸著,這時我真的很慌張,害怕讓他得逞,酒也醒瞭。我喊出他的職務,可他根本不聽,聲音急促的說:“我喜歡你,喊我哥哥,寶貝,我愛你……”我緊緊的護住身體最關鍵的部位,說:“放開我,我疼……”沒有我的配合,他最終沒有得逞,但我感覺很委屈。我很難過,也很頭疼,雖然他沒有真正得到我,但跟他的界限已打破瞭領導和下屬的職業關系,我不知道以後如何處理這個關系。



  小領導一樣讓人頭疼

這隻是幾位主要的領導,還有一些部門的小領導也很讓人討厭和頭痛。雖然他們沒有像這幾位領導對我有身體上的侵略,但他們眼睛裡冒出的光和一些曖昧的話讓我難以接受。對於這些人,我哪一個也不想得罪,也不能得罪,畢竟我在明處,要是把他們惹惱瞭,對我以後的工作發展會很不利。我很想找個兩全其美的辦法,既不得罪他們,自己又很安全。如果得罪瞭他們,我的提升將沒有希望,前程也會很暗淡。

更可惡的是,有位領導居然直接對我說,現以通過“賣身”得到提拔的女人很多,有的男同事為瞭得到提拔,把自己在機關裡的情人介紹給領導,雙雙被重用,你還年輕,不懂這些,但不能任性,要為自己的將來考慮。我問他:“如果按照你說的做瞭,我會得到什麼?”他詭秘的笑瞭笑說:“你這麼聰明的女孩能不知道?”“你不說,我怎麼會知道呢?”“這都是不言自明的東西,幹嘛非要說出來?”他邊說邊色迷迷的看著我。唉!聽他這樣說,我擔心極瞭,真的想離開。可逃避也不是辦法,無論到哪裡都有這樣的人,但如果面對,我又不知如何把握。再說80後都不分配工作,能找個機關工作是很難的事情,所以我也不想輕易離開。

現在,我一想到這些事情就頭疼,每天上班神經都是緊繃的,感覺很累,心思也沒法放在工作上。我不知道他們對想得到卻又得不到的女下屬會采取什麼樣的進攻方式或者報復方式,我有能力應付他們嗎?他們到底是怎麼想的?

banila co.防曬雙效遮瑕膏 4.5*2丸三 五層可撕型敷面化妝棉 80枚入日本 COSMOS 耳扒
日本 COSMOS Pink Lady 假睫毛收納盒 (附鏡+專用夾)Holika Holika 蘇打氣泡清潔毛孔面膜 100mlMEMEBOX HAENA 率性喵喵防水眼線筆0.5 g
我的美麗日記 自然鑰匙篇面膜 (10片/盒)【限時特惠款】E-glips 多功能璀璨甜心口紅ETUDE HOUSE 蘇打粉深層毛孔卸妝霜 180mL
創作者介紹

冷月秋水寒饰燎背

scorida5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