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瞭,在丈夫王強看來,夫妻倆除瞭彼此在對方眼前晃來晃去,不回傢吃飯時會給對方打個電話外,留在他腦海中的還有:妻子曹麗一邊整理傢務、一邊教育他的樣子。王強一個人盯著相框發呆,這個結婚照上的女人還是自己現在的老婆嗎?當時迷戀她的溫柔、漂亮、笑容燦爛……不是看走眼瞭吧?

王強說:“婚後的生活,讓我覺得時鐘就像沒有轉過一樣。每天,她還是她,我還是我,連電視節目都看不到一塊兒。”那天下班後,王強呆在傢打遊戲,曹麗忍不住問:“講瞭多少次,別老打遊戲,一副無所事事的樣子。”王強反唇相譏:“講瞭多少次,讓你茶要倒滿,每次你都倒一點,怎麼喝?”一陣唇槍舌戰後,兩人爆發瞭激烈的爭吵。

據曹麗回憶說:“當時我們都說瞭很重的話,而真正到不可收拾的地步,還是由那個杯子引發的。”爭執中,王強一揚手,將茶杯打碎在地。曹麗說:“我被嚇住瞭,我堅持認為他揚手是想打我。”想到這裡,曹麗的眼淚忍不住就下來瞭。王強則覺得委屈,下不瞭臺又在氣頭上,於是,脫口而出離婚兩字。悲憤交加的曹麗對這樣的陣勢毫無心理準備,她大喊著說:“我做錯瞭什麼?傢裡全是我在照顧。”王強也不甘示弱:“傢外還不全是我擔著!每天都看你一個樣,你什麼時候吼我,甚至連晚上睡成什麼樣子都全無懸念,生活還有什麼意思。”



“我何嘗不是,就連你下一秒是什麼表情我都猜得到,簡直索然無味!”兩人的爭吵演變成瞭一場離婚“進行時”。曹麗說:“沒想到那麼快,頭天吵,第二天上午就去瞭民政局。”王強也說:“當天晚上,我就搬到瞭書房去睡,頭腦裡想的全是離!離!離!”太快瞭,太容易瞭,幾乎比結婚時省去瞭一系列的麻煩,不用通知朋友、不用辦儀式。

站在和結婚進出同一個的大門口,曹麗嘆瞭一口氣,正想和王強說句什麼,而王強卻隻顧埋著頭朝另一個方向離去。婚姻中一轉身便形同陌路的刺痛,讓每天和王強朝夕相處的曹麗真還難以馬上適應過來。她給最好的朋友打瞭一個電話:“以後,我稱呼他,得在‘夫’字之前加個‘前’瞭。”話剛出口,眼淚就再也抑制不住地狂奔出來。

回到傢,曹麗取走瞭所有兩人的合影,收拾著東西準備搬走,卻發現自己還沒有找到住處,便和王強商量,能不能給她點時間找住處。王強說:“別超過半年就行。”見王強竟然冷冰冰地限定瞭搬走的時間,曹麗深感受傷:“半年?三個月都不用!”“好,到時你別把傢搬空瞭就行,傢就像一個人的心,空瞭就沒意義瞭……”王強這番話,讓曹麗湧上一陣心酸,但這次她忍住瞭眼淚,因為她發誓,不再在這個已與自己無關的男人面前掉半滴眼淚。



清晨,曹麗像往常一樣早起,兩人卻在洗手間“撞車”。王強沖進洗手間洗漱,而正在洗手間的曹麗立馬將門抵住:“我在裡面,你不等等嗎?”王強說:“真麻煩,你還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我快遲到瞭!”兩人來瞭一場洗手間保衛戰。

晚上,曹麗突然說要搬走,王強隨口問瞭一句:“找到房子瞭?”“沒有!”“那為什麼這麼急?難道就這麼看不慣我?”曹麗解釋說:“不是看不慣,是不想和你再發生沖突。”王強說:“說得太嚴重瞭吧。我勸你找到再搬。”曹麗順勢拿出一張協議,上面密密麻麻地寫瞭十幾條。其中有一條便是:“洗手間無論洗澡還是上廁所,男女不能共用!”王強心想離婚這幾天,他正沉浸在無人管束的享受中,現在將界線劃得更清自然很好,便同意瞭。

三個月下來,王強覺得自己很自由,想什麼時候回傢就什麼回傢,想玩多晚遊戲就多晚,想吃就吃,想睡就睡。這天,王強正高興當晚的球賽沒有人和他爭電視頻道而買瞭鹵菜和酒。剛到傢,他就看到曹麗在化妝,他的心裡就開始犯嘀咕:“搞什麼,打扮這麼漂亮”。但轉而又想:“管我什麼事。”等曹麗化好妝準備出門時,王強突然覺得原來曹麗這麼漂亮,婚後怎麼沒發現?他忍不住地問:“天都黑瞭,你還出門?”誰知曹麗得意地回應:“要你管,我們已經離婚瞭!別忘瞭‘相處協議’。”



麗晴已經連續幾天都打扮得花枝亂顫的,而且和人打電話時,也是嘻嘻哈哈的,這不得不引起王強的註意,他再也坐不住瞭,想探個究竟。而曹麗覺得王強還在過問她,便很不高興,直截瞭當地告訴他說:“野百合也有春天,離婚的女人要開始新的生活。”曹麗的話,讓王強一時很黯然。他想:“對呀,我也是離瞭婚的男人,為什麼不能開始一段新的生活呢?”

那段日子裡,王強和曹麗分開另尋新歡,不過,他們又約定,誰先找到,不管有沒有找到住處,曹麗都要提前搬出去。

前段時間,王強的一個朋友告訴他,他的一個女同事剛離婚,而聽起來那類型還真貼和王強想找的類型:漂亮、大方、善良,離婚未生子,會打理傢務,關鍵是有愛心。王強和朋友一起,來到約定的見面地點,但見面時卻讓他大吃一驚。

遠遠走過來的分明就是他的前妻嘛,朋友也摸不著頭腦:“啊,說的是她呀,對不起對不起。”曹麗更覺得奇怪:“朋友說介紹一個新好男人給我,你也不像呀。”王強氣不打一處:“你很有愛心?沒覺得呢?”曹麗白瞭他一眼:“那是你沒覺得,你忘瞭地震時我差不多加起來捐瞭1萬元,你還說我哩。”



幾天後,曹麗突然從外面回來,紅著眼圈像剛哭過的樣子,回傢後就躲進屋。王強見狀暗自得意,心想:肯定是和別的男人約會時受瞭什麼委屈。就在這時,曹麗甩門而出委屈地沖著王強說:“難道離瞭婚的女人,就沒瞭尊嚴嗎?就不能選擇嗎?”原來,曹麗最近和一個心儀的男人談上戀愛,但當對方知道她離過婚,居然立馬拒絕瞭她,令她的情緒冷到瞭冰點。那晚,曹麗靠著王強肩膀哭瞭大半夜,王強也耐心地安慰著她,兩人像違久的好友一樣。凌晨3點,望著曹麗回到臥房的身影,王強有些動容,也有種說不出的難受。

一天,曹麗突然告訴王強,她找到住處要搬走瞭。那晚,他們坐在一起吃瞭最後一頓“散夥飯”。雖然離婚瞭,但這幾個月時間裡,王強的衣櫃沒有亂過,床單時常都在換,早晚的牙刷上都有擠好的牙膏,不一樣的是茶杯裡的水都是滿滿地,曹麗不再數落他,而且比以前更漂亮瞭……可是離婚是王強主動提出的呀。兩人頻頻碰杯,說得不多,吃得也不多,但眼神流露的卻很多瞭。

吃完飯,兩人看著電視,沒有人再搶著換臺,一直沉默到各自回到臥室。第二天早上,曹麗叫來瞭搬傢公司,臨走前,她拿出一張清單:“黑、金色領帶各有2條,襪子已放好在收納格裡,晾衣架上的衣服是前天洗的,明天就可以收瞭。卷紙不夠瞭,每次買時記得牌子,便宜又質量好……”看得王強是心緒翻湧,不知該說什麼。曹麗又從屋內拿出瞭一張存折,對王強說:“這是這些年從你平時交的生活費中積攢下來的3萬元。哦,對瞭,我還給你買瞭一份保險,每隔一年要返錢在這存折裡……”



曹麗拿出戒指:“這個還是還給你吧,它屬於你的女人,不屬於我。”說完這些,曹麗搬著東西,王強傻在那裡。他說:“當時,我的心情就想一頭撞死!”看著曹麗離去的身影,王強站在窗口,一個人對著空瞭一大半的屋子吼著:“我為什麼要離婚呀?為什麼呀?”

他沖出門,沖到電梯口,門口寫著:“維修中,請走樓梯!”他又沖到樓梯間,攔住瞭還沒有走出公寓大門的曹麗,他對曹麗說:“我終於明白瞭,結婚和離婚都真的不容易,既然這麼難,就讓我再娶你一次吧。”回憶起當時的情景,曹麗說:“我當時就罰他跑瞭三趟樓梯,來回單槍匹馬地幫我把搬下去的東西又搬回來。”

復婚後,兩人的感情比以前更好瞭。王強說:“或許大多數人即便結瞭婚都說不清當時的感受,或許是覺得該結瞭,隻有結瞭。為什麼該結呢?因為找到瞭一個讓自己一輩子都不再覺得孤單的人。”

Too Cool For School 口袋精靈攜帶型香膏 4gARITAUM Honey melting tint 甜心水潤漾色唇膏 4gSo Q 蠶絲蘑菇控油洗顏膠 80g
3CE POUCH 化妝包 大So Q 面膜組合包 10片 / 盒DR.WU 杏仁酸亮白煥膚面膜 3PCS
ELIZAVECCA 小綠豬膠原蛋白水凝保濕面膜(5片入)日本 COSMOS 粉底專用海綿(三角海綿) 8入 A41Mdmmd. Clean明采奇肌筆 1.8mL
創作者介紹

冷月秋水寒饰燎背

scorida5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