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個月我就要結婚瞭,未婚夫是我深愛的男子,可我沒有勇氣告訴他我還是處女身。不明白緣由的人,一定會覺得這是荒誕不經的事情。

更讓人難以相信的是,六年前我結過一次婚,卻沒有和我的前夫發生過關系。

說來話長。六年前,我從外地來到北京,在一個不起眼的小公司做營銷,收入不高,壓力卻很大,每天累得要死,卻隻能擠著公共汽車回到六百塊錢租來的小平房。那時候,我沒有體面的衣服,沒有娛樂,更沒有什麼夜生活。我對自己當時的生活狀況很不滿意,但我沒有體面的文憑,外表也不十分出眾,要在臥虎藏龍的京城裡混出個模樣,真是難上加難。

直到在一個酒會上認識瞭李誠明,我才隱約看到瞭“突出重圍”的一絲曙光。李誠明是個五十多歲的新加坡商人,生意雖然做得不大,但也算得上是腰纏萬貫。這個不甘寂寞的老男人看上瞭我,雖然我算不上漂亮,但至少還算年輕。那個酒會後不就,李誠明就對我展開鮮花加晚餐的猛烈攻勢。對於這個老男人的意圖,我自然是心知肚明。起初我隻是應付瞭事,沒想到的是,一個月後他卻向我求婚,並許諾我在新加坡能過上優越的生活。對此我並非無動於衷——我沒愚蠢到相信這個比我父親還大幾歲的男人能給我一生的幸福,但新加坡的永久居留權對我還是有吸引力的,我一直夢想能去那裡讀大學。經過好幾個不眠之夜,我向他提出瞭我的要求——如果真結婚的話,那也隻能是“有名無實”的婚姻。

當時他沒有絲毫猶豫就答應瞭我的要求。也許,像他這個歲數的男人,結婚也無非就是找個伴,以驅散單身生活的寂寞(他前妻三年前去世瞭)。

延伸閱讀
-必看:絕對不適合在一起的12星座組合
-情人和別人拍床戲 明星有啥反應
-寂寞難耐 盤點哪些大牌明星敗傢養“小情人”
-兩個時間女人千萬別穿胸罩
-4個夜間保養好習慣 杜絕皺紋生長


認識不到三個月後,我們在新加坡舉行瞭婚禮。除瞭一個要好的女朋友,我的傢人和朋友並不知道我結婚的事實,我騙他們說我是去新加坡讀書深造。

在新加坡的日子並不像我起初幻想的那麼美好——李誠明不僅算不上是富翁,甚至算不上是中產階級。結婚以後這個老男人的缺點暴露得越來越多,他很小氣,不再像結婚前那樣舍得在我身上花錢,甚至在柴米油鹽的問題上也十分摳門。不過,我還是順利地成為新加坡某大學的學生,這是我感激他的惟一原因。

說白瞭,我和他隻是假結婚,或者說是騙婚。我和李誠明結婚後,雖然同住,卻沒有過真正的夫妻生活(沒有發生關系)。三年後,我拿到居留權,然後就跟他離瞭婚,回到北京發展。李誠明痛恨我欺騙他的感情,我也明白這樣傷害一個人很不對離婚後,我跟他就再也沒有聯系過。

現在想來,那三年“有名無實”的假婚姻,在我頭腦中實在沒有留下多少記憶。雖然婚後的我在慢慢地發生變化,除瞭仍是處女身,我幾乎是換瞭一個人。那三年我一邊讀書一邊堅持打工,我不僅拿到瞭體面的文憑,也在那三年裡積攢瞭一筆收入。我能感覺到自己變得越來越有自信,也越來越有女人味瞭。回到北京後,就職於一傢很有名氣的外企。通過自身的努力,我在事業上一帆風順,

這種成績是三年前的那個我不敢想象的。與同齡女子相比,我不僅能自食其力,而且收入不菲。在北京我過上瞭我夢寐以求的自由、優越的生活。



但是,在感情上我一直都不太如意,我想這可能是報應吧。以前是我欺騙瞭男人,現在輪到我受男人的欺騙瞭。那些虛情假意的男人,有的交往沒多久就顯露出赤裸裸的欲望,無非是看上瞭我的身體或者錢財,對於這樣的男人我深惡痛絕。所以回北京後的幾年裡,我的感情生活幾乎是空白。好在平時工作壓力大,我沒有很多時間去想這些事情。

不過,約在一年前,我結識瞭現任男朋友沈浩,跟沈浩談戀愛是我有生以來最開心的事。我十分欣賞他的男子漢氣概,而我在他的心目中,簡直就是女神的化身,他認為我是完美的。隻是,每次他這麼說的時候,我都會感到萬分羞愧。我有何臉面稱得上是一個完美的女人?一個騙婚的女人不要說完美,連善良都說不上。當一個人深愛著另一個人的時候,是不忍心欺騙對方的,哪怕是一個小小的謊言都會讓我產生深深的罪惡感。所以,在我們開始交往後不久,我向他講述我這些年來的經歷,包括我和新加坡男人的婚姻。他是個寬容的男子,當他知道我是個結過婚的女人,他並沒有嫌棄我,絲毫沒有減弱對我的愛。我被他的大度感動瞭,並且堅信他是值得托付終身的男人。

我跟沈浩都深愛著對方,都有結婚的打算。但是,離婚期越來越近,我的煩惱卻與日俱增。沈浩知道我結過婚,但我當時沒有勇氣告訴他那場婚姻是騙婚,我害怕他知道真相。誰要是知道我結婚的真相,都會說我是個自私狠毒的女人。我不敢想象當沈浩知道我曾經是那麼一個壞女人的時候,他心中會作何感想。所以,直到結婚前,我一直沒有告訴他我其實還是一個處女。

每次他和我親熱的時候,我心裡都十分壓抑,一直不敢觸及最後那一步。雖然我其實是很願意為他付出一切的。但如果讓他發現我還是處女,他會有怎樣的反應呢?這是不可思議的,他一定會覺得我欺騙瞭他。

很多次,我想鼓起勇氣向他坦白,但如果他知道我曾經這樣欺騙我的前夫,我在他心目中女神、公主的形象一定會破滅,我害怕他會因此不再愛我。

我很愛沈浩,不想失去他,而事情已經發展到不能再拖的地步。我想不出有什麼借口解釋自己這個奇怪的身份——一個離過婚的處女,說出真相又怕失去他。



後來,我的一位女性朋友給我出瞭一個主意——用其他的方法破瞭自己的處女之身,比如說和一個陌生人做愛,然後再跟沈浩結婚。起初我覺得這太荒謬瞭。處女之身是女人的驕傲,可我不僅不敢將之獻給自己深愛的男人,卻要費勁心思去考慮如何獻給一個陌生人。這實在太可悲瞭。淪落到如此尷尬的境地,我十分痛恨當年那個自私虛榮的我,如果那時候不答應那場假婚姻,我現在哪有這種痛苦。

最終,我還是采納瞭女友的建議。在我看來,這也是解決問題的惟一辦法。於是,在一個失眠的夜晚,我流著眼淚決定在再婚前找一個自己不愛的人做一次。接下來的問題就是找一個合適的男人來破自己的處女身。我認為這個男人應該符合這樣幾個條件:首先,這個男人對我沒有感情,我不希望對方愛上我,否則很可能會給我帶來大麻煩;此外,他必須是個經驗豐富的男人,因為我知道第一次做愛會很疼;第三,不能是我的同事或者朋友,否則以後難免會有尷尬。

經過一番“深思熟慮”,我決定去酒吧物色一個熱衷於追逐女色的風流男人。真是悲哀,平日裡我是最厭惡不負責任的男人的,可那時候卻要挖空心思地去尋找這樣的一個男人,甚至還擔心這個男人壞得不夠徹底。

第二天晚上,我去瞭一個“名聲不好”的酒吧。據說這裡經常發生一夜情,流連於此的男人大多是想尋找到一夜風流的對象。對我來說,這再合適不過瞭。

夜晚十點左右,我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走進酒吧,找瞭一個醒目的位置獨自坐下。從不喝酒的我那天卻喝瞭不少酒,或許是因為緊張。沒過多久,一個外形風流的男人坐在瞭我身邊,一眼就可以看出,那是個經常在酒吧“獵色”的情場老手。雖然心裡早有準備,但我還是緊張壞瞭。根本就沒聽清那個男人說的話,更不敢去看那種令人暈眩的誘惑眼神。我想走開,想跑出酒吧,因為我感到極度壓抑和緊張。那個夜晚,我心情糟糕之極。後來自己對自己說,就是他瞭,別再多想什麼。後來,我慢慢覺得輕松瞭,因為我知道自己是逃不過這樣一個結局的。接下來,我慢慢進入瞭角色。我故作老練地和那個男人喝酒調情,把自己裝扮成一個頹廢放縱的女人。從那個男人按捺不住的喜悅神情中,我看到瞭自己的無恥。



我不想再沉溺於這種虛假的情色誘惑中,我在心裡不斷地問自己:隻是來找個給自己破身的工具而已,何必這麼投入地裝扮假象?萬一假戲真做,我不是得不償失嗎?

於是,我出人意外地問他想不想開房,我用嘲笑的口吻說:“都別浪費時間瞭,我知道你想要的是什麼。”我的話語是赤裸裸的挑逗,神情卻如修女般冷漠。那個男人起初是疑惑地看著我,也許他在判斷我的話是否是在考驗他。我厭惡這種看起來風流,其實卻沒有自信的男人。於是,我起身,走出酒吧前我給他甩下一句話:“想做愛的話,就跟我走。”

再愚蠢的男人也不會放過這樣一個機會,對他們來說,這簡直是天上掉下的陷餅。那個男人買單後,尾隨我走出酒吧。一路上他很少說話,也許是沉浸於狩獵成功的喜悅興奮中。而我呢,心裡卻是萬分悲痛,我覺得自己真是可悲到瞭極點。

後來我們去瞭一傢酒店。這是我平生第一次和男人開房,而且是和一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

接下來的故事就顯得十分可笑瞭,後來我還是逃走瞭,我想那個男人過後一定是萬分沮喪。我不是一個隨便的女人,更何況我是一個沒有什麼性體驗的女人。當那個男人在房間裡粗魯地抱住我的那一刻,我的身體就開始感到極度厭惡。我覺得惡心,當一個陌生的身體渴望靠近我潔凈的身體時。那個夜晚,那個倒黴的男人幾乎是一無所獲。我拒絕瞭他的擁抱,躲避開他躍躍欲試的身體。我故作風騷地說等他洗澡後再親熱,並用曖昧的眼神把他送進瞭衛生間。然後,我風一般地逃離瞭那個酒店。

把身體獻給沒有感情的男人,我做不到。逃離那個酒店之後,我並不覺得開心,怎樣跟未來丈夫解釋我是離過婚的處女呢?獨自回到住所,我又陷入瞭煩惱之中。後來我想到瞭一個過得去的理由——我以前的丈夫年歲已高,喪失瞭做愛能力,所以我和他隻是有名無實的夫妻。這麼和沈浩解釋的話,他應該不會太懷疑。左思右想,我認定這個說法是最完美的。頓時,仿佛一切陰雲都消散瞭。於是,我滿心歡喜地忙於籌備婚事,對未來的生活,我充滿瞭信心。



我的男友那些日子也忙壞瞭,裝修房子、買傢具、定酒席、拍婚紗照,看著他面帶喜色地忙前忙後,我心裡又高興又悲傷。這麼好的一個男人,可我還是要欺騙他。那段日子,我越是感受到他對我的愛、他對我的好,我越是心疼無比。他這麼信任我,而我卻欺騙他,這不是太殘忍瞭嗎?在我看來,一旦和真心相愛的男人走進婚姻的殿堂,那就意味著彼此要絕對的真誠,不能有半句謊言,否則活在欺瞞中是不快樂的,是有陰影的。更何況,我這樣欺騙男友,和我幾年前欺騙那個新加坡老男人又有什麼區別?我不還是那個自私的女人嗎?

終於,在結婚前的一個夜晚,我拉著沈浩的手問他能否原諒我的過去。沈浩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我,然後笑著說:“我不介意你的過去,也不在乎過去的婚姻。”

我流著淚說:“不,你知道嗎?我欺騙瞭你,因為我現在還是處女。”沈浩用不解的目光看著我,他問我是不是沒有結婚過。我自嘲地笑瞭笑,然後我告訴他我和前夫的婚姻隻是騙婚,隻是為瞭取得新加坡的居留權。婚後,我和他雖然同住一屋,卻沒有發生關系。拿到居留權後我就跟前夫離婚瞭。我哭著說我是個不完美的女人,並不是他心中的女神和公主。然後我看著他驚訝的目光,說:“我的過去是不光彩的,至於結不結婚,由你決定,我不會有半句怨言。”

說完這些後,我定定地看著男友的眼神,看著他沒有瞭表情的臉,我猜想自己幻想中的婚姻就此打住瞭。男友笑瞭笑,像對待小孩一樣撫弄著我的頭發,用溫柔的聲音對我說:“誰沒有過去呢?既然你現在對以前的行為已經感到悔悟瞭,那我當然就沒有必要去追究那些往事。我相信你對我們的婚姻是真誠的,因為你不忍心欺騙我。所以,我還是決定娶你,並好好愛你。”

沒等他把話說完,我一把抱住男友寬闊的肩膀,淚流滿面。做一個真誠的人,是這世界上最大的快樂。

一個星期後,我們攜手步入婚姻殿堂。從此,我成為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女人。那曾經讓我尷尬萬分的處女身份,就此成為歷史。

我的美麗日記 自然鑰匙篇元素型面膜 23ml/單片女經典POLO衫氣爽衣eSpoir 藍色小精靈唇膏 3.3g #5 LEMON SHOT
MEMEBOX 我愛身體乳潤澤乳液 300 mlthe saem 立體雙色眉粉盒 2.5g*2DR.WU 杏仁酸亮白煥膚面膜 3PCS
ETUDE HOUSE 睫毛膏卸除液 80mlToo Cool For School 迪諾恐龍廣場亮澤保濕眼影蜜7gSo Q 蘆薈四季亮白乳液 60g
創作者介紹

冷月秋水寒饰燎背

scorida5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